二是反映生活方式的商业、时尚摄影,就进入了

作者: 今日头条  发布:2019-10-12

图片 1

图片 2

开幕式现场

图片 3

6月3日,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2019届图片本科班毕业展览在北京电影学院A楼一层展厅开幕。本次展出的作品,汇集了图片摄影本科班19位同学各自的探索之作。此次展览的多元内容不仅展现了学院摄影基础教育的扎实成果,也体现了老师对培养学生个性方面所作出的的努力。

2015年的“20·11现像 ”

图片 4

文:朱炯(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副教授、2011级图片摄影本科班班主任)

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宋靖参观展览并与学生现场交流。

在北京电影学院,入学年份是一个班的命名,就像DNA一样,为这个班的每个人注入了一个辨别生命特征的符号(曾经的78班…85班…)。摄影学院11级图片班,四年影像专业学习,中途有人加进来、有人退出去……现在加上班主任老师共20名,共同走过了四年的一段人生旅程。2011年起点的模样如昨日般清晰明朗,此刻却已然站在了2015年的终点线上。2015届的图片摄影专业本科毕业展览,还包括了4名2013级的专升本同学。从新疆到深圳、从澳门到北京,来自中国广阔大地的23名学生拿起相机,带着各自深深的文化背景烙印,在电影学院的影像大文化氛围中追寻、思索、行动、拍摄而得以成长。

图片 5

“20·11”是一个现场,汇聚了这群90后的年轻摄影师于2014—2015年间创作的近两百幅新作品。影像视野向外的一面是中国当下社会的真实存在,都市景象、城市化进程中的拆迁与建设、少数民族的现代生活等等。进入展厅,就进入了一个被青春所关注和表达出来的时代现场。同时,另一条线索则是探究内在自我的存在,无论是通过自拍,还是通过对公共传播影像的戏仿,摄影师都将自我的处境诚恳地表达出来,青春的困惑与突围并生。

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2019届图片本科班班主任朱炯与同学们现场交流。

“20·11”也是一个镜像,映射着身处数字影像时代的90后在影像语言表达及风格表现方面有多维度的尝试。他们中不乏执着者,逆向追溯传统工艺,寻幽探秘。像素与颗粒的碰撞与对峙,是如此的美妙。当然他们更热衷于在客观世界里进行主观视点的观察与表达,涉及到时尚摄影、创意摄影、纪实摄影等多种类型。从这23组作品我们可以看到,影像由自我出发进行观察与思考是这一代人的特征。无论是面对社会还是他人,无论是时尚影像还是艺术影像。所有这些都形成了一个2015年青年影像探寻的文本,值得我们来解读。

据班主任朱炯介绍,毕业作品展大致分为三个部分:一是借助相机审视现实的纪实类影像。作者大多关心自己的城市、家乡,从个人体验出发,将“看”放大。在数字化时代他们坚定而冷静地以摄影本体语言来呈现影像魅力,表现生活的强大力量。二是反映生活方式的商业、时尚摄影。作者选择商业视觉样式,努力对影像进行高品质打磨,以国际化的视野展现当代生活方式,更超越商业影像的功用性局限来表达生活态度。三是“反摄影”的当代艺术探索。尝试突破:抛弃光影结构、影调质感等影像常规语言,试图打破摄影叙事的基本规律,他们从文学、电影、绘画、音乐等艺术中获取灵感,重建叙事。这些创作是对摄影基本标准的多元反思与探索,也是对摄影本身的探索,它们在“破坏”摄影的同时,也重新建构了摄影。

“20·11现像”,最终是教育的一面镜子,照出学校的像。我们每个人,学生和老师,都可以在此找到自己投影,发现和反思自己的成果和问题。

图片 6

班主任 朱炯

展览现场

2015年5月27日于北京

图片 7

图片 8

展览现场

黎晨驰,《见我所见》

图片 9

”我希望将现实中原始事物的物质性抽离,进一步表现由直观的视觉体验所释放的力量;抑或是画面中的简单事物所蕴含的复杂性。并以这些画面中的裂口作为超越沉重的现实世界的通道或者载体,去享受哪怕片刻的沉醉。“

展览现场

图片 10

图片 11

刘艺程,《那一天我想了很多像在梦里》,《幼稚的人》系列之一

展览现场

“我讨厌在我面前有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躲在相机后边窥视着我,决定着用何种方式将我摄入那个没有生命的机器里,并且他可以清楚的看到我而我完全看不全他此时此刻的表情,这是一种极不对等的交流。”

此次展览为期十天,将于6月13日闭幕,地点为北京电影学院A楼一层展厅。

图片 12

图片 13

王译媚,《重组速食》

图片 14

“‘速食’,给人第一感觉是‘便利与不健康’。在现代社会,速食剥去消费行为的表象,我们看到的是这个时代背景下人们背弃循序渐进和’从一而终‘的耐性;’重组‘,是传统媒体与较新方法的拼贴蒙太奇,通过置景的拍摄方式表达了对人们精神与环境处境的忧虑。”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沈孝怡,《独自等待》

展览现场

“我们一生要花多少时间等待……”

图片 18

图片 19

出席开幕活动的嘉宾和2019届毕业生合影

赵柏钧,《济南:一路向左》

现场图片由北京电影学院提供

“常在山东济南西站附近驱车闲逛,寻找这片地区的‘遗迹’,用大画幅相机将它们拍摄下来,并用铂钯印相工艺将它们制作出来。“

以下为部分展览作品:

图片 20

图片 21

梁启聪,《去 留》

《错觉》 曹润 摄

“’中国十大最宜居的城市‘,澳门排名第一。“

图片 22

图片 23

《墙》曹润 摄

茹纪晓,《进·城》之七

图片 24

“生活在这片孤岛里的人,情愿和不情愿的在大城市里拼命劳作,总是相信幸福的彼岸就在前面。可是,某一天却突然发现自己早已深陷迷茫的大海。“

展览现场

图片 25

《错觉》过去的生活和记忆像是一场梦,在那个时间点突然被叫醒,在一片黑暗中慢慢适应。昏暗的红色房间里,我寻找撕开幻觉的方法,将这一段时间来积压在心里的情绪全部发泄在相纸上,“错觉”这个词便慢慢在脑中浮现。

孙宇,《喧嚣褪去后的北京——西单》

图片 26

图片 27

《城市群像》陈子豪 摄

吴涛,《在别处——甘肃敦煌 女孩》

图片 28

图片 29

《城市群像》陈子豪 摄

张哈斯巴根,《消失了的”老国味儿面馆“》

图片 30

“60年国营老面馆停止营业。“

展览现场

图片 31

《城市群像》在今天这个不断被人类重塑的地球上,无数城市从曾经荒无人烟的土地上拔地而起。日益密切的国际交流加速了不同文化间的交流碰撞。这组图片意图使观者产生对于城市本身的思考而非单纯的利用高质量图片炮制一场视觉盛宴,毕竟一组与城市有关的图片如果不能与历史与文化形成对话,一切都显得没有什么意义。

王知临,《少有所学 老有所狂——乐》

图片 32

图片 33

《梦境视觉》 邓芑芃 摄

毛艺晖,《束缚》

图片 34

图片 35

《梦境视觉》 邓芑芃 摄

杨炀,《生命中有些人对我们很重要,却只能留在记忆中——串》

图片 36

图片 37

展览现场

黄凯,《三姑六婆——稳婆》

《梦境视觉》每日醒来回忆昨夜,梦就像手里攥的沙子一样,慢慢的从脑海中消失了,可也总有一些能残留在手心。在繁忙的日常生活中,进入梦乡的时间总是能为我减轻许多压力。慢慢地,今天能够在梦的世界见到什么好玩的东西,已经成为了我每天的期待。

图片 38

图片 39

李思瑾,《一个原子》

《围城之后的围城》 高天放 摄

图片 40

图片 41

文向晓慧,《东南亚旅行日记——收集世间所有的蓝》

《围城之后的围城》 高天放 摄

图片 42

图片 43

陈奕帆,《心怡心蔚2》

展览现场

”深圳‘从心出发’的公益活动,拍摄外来务工子弟。”

《围城之后的围城》正如《围城》所指,人生处处皆围城,逃离的结果也只会迎来下一座围城。有人评价这是当下人的精神匮乏,是他们面对现代生存处境的懦弱表现。也有人向我倾诉这是城市变迁让生存安全感丧失的苦楚。基于此,我期望通过抽象化的城市景观并以此作为“围城”展现当下都市漂流者的困境和抉择。

图片 44

图片 45

林圳岚,《湖贝旧村》

《当海水交汇的时候》 黄紫白 摄

”深圳罗湖区最繁华的地段湖贝旧村。”

图片 46

图片 47

《当海水交汇的时候》 黄紫白 摄

王杰,《塔县印象》

图片 48

”缘于长期在外对家乡的怀念,为表达对家乡的热爱,所以将拍摄新疆题材的纪实内容作为个人的毕业创作。”

展览现场

图片 49

《当海水交汇的时候》作品由图片摄影与两段短片组成,讲述了三段虚构故事:陨石落至北方小城,人群的不同反应;一段被篡改的战争回忆录引发的记忆重现;一对新婚男女绝望的逃离之路。三段故事之间没有明确的逻辑关系,依靠传达的情绪氛围连接。无论是极具破坏力无差别落下的“陨石”,还是无法指认的“战争”“历史”与耗尽全力的“逃离”,都将融于星空之中。眼前的一切在宏大星系中不过是尘埃,只有时间可以评判一切。

彭丽楠,《Modern Girl》

图片 50

“以男性模特还原20世纪以来最有影响力的10位杰出女性经典肖像。展现女性脱下女人的衣服走向解放的伟大历程。向女权主义致敬。”

《归零》 蒋昆林 摄

图片 51

图片 52

覃博伦,《为人民服务》

《失眠》 蒋昆林 摄

“作品是属于类型学摄影的一组摄影作品,类型学摄影讲究的是整组画面的内在逻辑关系和整体思想。主题是以广大劳动人民为基础的一个社会职业相关的调查和收集,然后再由工商法规划的二十种服务行业的划分来展开的探讨。”

图片 53

图片 54

展览现场

邹文安,《无题》

《归零》它是近几年生活中经历的概括,以及一本书里的“我渴望着能够公开的表达自我的空气以及空间。”我们每天都是在带着面具生活,除了自己其他人都是甲方,需要不断地去应酬。

“我尝试在我的时光里活着,或许有天会在你们的时光里活着。”

《失眠》在我属于失眠状态的时候,每天晚上我都会在想“也许我的精神体是疲倦的,但我的本体却是处于不知劳累的状态,或者是本体也想进入休息状态,但是一直被阻拦。如果我的精神体可以脱离我的本体,那么它会不会因为疲倦到极致而想要‘帮助’我的本体进入睡眠状态,哪怕是用枕头把她闷晕过去。”

图片 55

《沉沙》 李沐原 摄

图片 56

《沉沙》 李沐原 摄

图片 57

展览现场

《沉沙》沉沙,以河底的沙石代指时光中沉没的事物。也是家乡当地重要的资源之一。作品关于我和我的家乡。在发展陷入停滞,仿佛被摁停了时间的故乡,介于幻想与现实之间的景象与我的记忆同样是暧昧不明的。我将它们串联成句子,试图对一些问题作出解释。

图片 58

《慢车漫忆》 李政 摄

图片 59

《慢车漫忆》 李政 摄

图片 60

展览现场

《慢车漫忆》7053/7054次旅客列车是一趟在山东省内泰山站和淄博站之间运行的普通旅客列车。这列绿皮火车到2019年已经运行了45年,整个列车没有餐车,没有空调。除了照明、小风扇需要电力维持,烧水、供暖等全部采用传统的煤炉方式,是济南铁路局唯一一列绿皮车。该列车采用柴油内燃气车牵引,包括车头在内只有5节车厢,平均运行速度约33km/h,年发送旅客约32.8万人次。

我的拍摄集中在莱芜东站至泰山站区间。

图片 61

《高楼之下》 刘禹铭 摄

图片 62

《高楼之下》 刘禹铭 摄

图片 63

展览现场

《高楼之下》中国尊这座高楼的建成速度之快让人感觉它如空降一般。它的高度使它可以在北京的多个地方看到它。利用这一特点,以中国尊为背景,在可以看到它的地点拍摄照片。通过拍摄,记录这座城市当下这个时代特有的标志符号和人们的生活面貌。

图片 64

《身份认证》 罗洁 摄

《身份认证》我用时尚摄影的外壳,探讨我们观看自我的方式。风格界定我们观看性别的方式,监控影像层层侵入定义身份的留存,真实人物与虚拟人物的置换,对规则的打破,对权力的质疑,在用二进制换算的世界,回归对所有身份最本源的定义。性别、权力、话语,在这之中交汇。

图片 65

展览现场

图片 66

《生命书》 罗洁 摄

图片 67

展览现场

《生命书》 这是一次关于“首饰”的静物拍摄,这也是?则荒蛮的生命故事。首饰本非生命,生命本非永恒。在生命真实性的倒置中,潜藏着矛盾。

图片 68

《白噪之域》 施月琛 摄

图片 69

《白噪之域》 施月琛 摄

图片 70

展览现场

《白噪之域》这组作品的灵感来源于都市人的死亡恐惧。化学污染、过量辐射、城市噪音……我思考城市生活令人产生死亡恐惧的原因,并将自己的想法拍摄进作品中。摄影能够凝固瞬间,被凝固的瞬间和死亡都可以理解为一种永恒。

图片 71

《青春之于我》 苏先冬 摄

图片 72

《青春之于我》 苏先冬 摄

图片 73

展览现场

《青春之于我》在这组照片中,我结合自身的成长经历和成长过程中一些碎片化的回忆,将青少年成长过程中的困境表现了出来。照片中涵盖了自由、暴力、爱情、家庭空间、梦想与现实的困境、对自我的寻找和质疑等内容,更加的关注画面中细节的运用以及画面中的各元素之间隐喻和比喻的视觉联系,同时也对青少年成长过程中的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思考。

图片 74

《肆月伍日踏青》之公交车热痕迹 唐子儒 摄

图片 75

《肆月伍日踏青》之扶梯 唐子儒 摄

图片 76

展览现场

《肆月伍日踏青》这是一组热感成像作品,拍摄于四月五日,清明节。古人云:“位仙者,吸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精华。”当生命之火熄灭,物质便归还给了宇宙,开始新的循环。生命的热度被永远定格在画面中,却不知何时会被冰冷的宇宙扑灭。

图片 77

《遍寻无处》 王淇奥 摄

图片 78

《遍寻无处》 王淇奥 摄

图片 79

展览现场

《遍寻无处》每一次归乡长途跋涉从北至南,截然不同的景物让我迷失在时间和空间里,在过去和现在的感官交替里无所适从,这几乎是所有长大离乡的成年人的宿命。我曾经以为海水已经渗透进我的细枝末节,却发现许多的经验已经不是来自原先的地方,从前的记忆也早已在这种远距离观看中遍寻无处。

图片 80

《覆盖》许芸 摄

图片 81

《覆盖》许芸 摄

图片 82

展览现场

《覆盖》 1836年汕头开埠,骑楼建筑随之而起。改革开放后居民逐渐外迁,老市区褪去光辉在风雨中静默侵蚀。看似不可逆转的尘封中,却尚有挣扎的生活气息;绿植覆盖楼体肆意顺墙而生,蔓蔓日茂。2016年,汕头老市区因保护修缮工作而被重新关注。过往的棕褐沉淀被新的工程覆盖;崭新的空壳正等待人潮的回归。

图片 83

《城堡》 张书源 摄

图片 84

《城堡》 张书源 摄

图片 85

展览现场

《城堡》当我凝视着远处的高楼,它们是那样的高大和雄伟,充满视线——如同深渊,或是黑洞。它们就在我的眼前,却永远触不可及。这让我想起卡夫卡的《城堡》。在那样的夜晚,远处那些泛着微弱的白光的房子,它们吸引你,控制你;而你义无反顾地沉溺于此,执着于此,沉默于此……

图片 86

《渐入佳境》 张王思文 摄

图片 87

《渐入佳境》 张王思文 摄

图片 88

展览现场

《渐入佳境》作品名称来源于《爱丽丝漫游仙境》。爱丽丝在第一次来到仙境的时候问疯帽子:“为什么乌鸦看起来像写字台?”疯帽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后来在爱丽丝最后离开仙境的时候疯帽子拿这个问题反问爱丽丝。爱丽丝却忘记了本来说话时的意味。疯帽子想提醒爱丽丝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可是好像除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语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别的能再证明之前存在过的事情了。《渐入佳境》系列作品试图借由生活中重现的一些画面,寻找出一些属于事物本身或是弥散在其话语体系周围的一些可能性的规律,以此寻找现实可能的样貌。

图片 89

《失重》 张钰瑶 摄

图片 90

《失重》 张钰瑶 摄

图片 91

展览现场

《失重》 某些时候,自己仿佛如提线木偶一般,被生活的种种所任意摆布、操控,做自己变成了一件很艰难的事。由此,在现实与自我之间,产生了一种“失重”。我将作品与超现实主义艺术相结合,用超现实的影像语言去表达我真实的内心情感世界,在影像中逐渐找回在现实中被遗失的真实自我。

图片 92

《顾家岛村》 赵添瑾 摄

图片 93

《顾家岛村》 赵添瑾 摄

图片 94

展览现场

《顾家岛村》 2016年顾家岛村被列为规划城市拓展区,如今这座历史悠久的渔村已罕见人烟,只剩拆迁留下的残垣断壁。渔用器具如废品般铺散在废墟上,废墟中仅存的那一点人类温度,叙说着村子中原先的生活。

本文由永利皇宫登录网址发布于今日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二是反映生活方式的商业、时尚摄影,就进入了

关键词: